专访韩国Wemade传奇世界私服发布网公司:宁死不与盛大合作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1
  • 来源:如美达(rumeida.com)传世开服网

  ChinaByte特稿(记者 )近期国内对盛大《传奇》事件的大量报道中,很少有来自韩国方面的声音。2月16日天极ChinaByte记者终于采访到《传奇》游戏开发商韩国唯美德(Wemade)公司中国办事处首席代表崔淇�聪壬�。

  “我们终止合同的最大原因就是对方没有缴钱。”崔淇�粗苯恿说钡乜�始了我们的话题。

  崔淇�慈〕鑫�美德公司财务记录向记者介绍:“我们2001年10月份开始正式收费,按照合同,每个月的分成费,应当在下个月15日结算,但事实上,2002年1月的费用一直到4月4日才到帐,延期1个月20天。2月份的分成费延期支付了1个月零4天,3月份好多了,只延期12天,4月延期了2个月零19天,5月份6月份也是这样,7月份居然拖欠了3个月。第一次延付,我们是刚刚合作,考虑到他们是小公司,会遇到付款上的困难,同时财务制度上可能有不便,我们能够理解。可是后来不断发生这样的事情,我们大约在3月份提过,4月份再次拖欠的时候,其实我们就可以解除合同了,这是原合同中明确约定的合同中止条件。当我们这样告诉他们的时候,他们总是以‘马上就履行’进行敷衍。”

  记者看到在韩方提供的英文版本合同中有专门的终止条件章节,其中确有延付两月就可解除合同的条款。

  “按照原合同约定,如果连续两个月迟延履行,就可以解除合同,所以7月我们就通过Actoz向盛大提出了终止协议的通知,因为协议是Actoz与盛大签的,我们与盛大没有直接的关系不便出面”崔淇�聪蚣钦叱鍪玖�2002年7月发给陈天桥的终止协议通知,“而1月24日Actoz公司发布的终止合同的声明已经是第二个终止合同声明了。”

  但当时双方关系还没有闹僵,后来又通过补充协议进行了重新,在原合同中为两方当事人(盛大和Actoz公司),而补充协议的当事人为三方,甲方为Actoz、乙方为盛大、丙方为唯美德。补充协议的主要内容为:乙方不迟于7月底交纳4月份的付款项。盛大在7月底之前缴清了4月份的钱,此时已经迟延了两个多月。8月底前缴清5、6月份的,以后每个月应当按照原合同准时进行结算。“但是他们直到现在都没有再付过一分钱。”

  新协议中增加了一个10%分成费扣除条款,技术方唯美德公司如不能在两个月内解决技术问题,盛大可以扣除当期10%的分成费用。“关于10%的扣除,是补充协议而非原协议的,是由唯美德提出的,是为了表示我们的诚意。”盛大依据此条款扣除了7月份10%的分成费,崔淇�粗赋觯�这是错误的,“首先,盛大说我们7月份没有做技术支持,那么按照合同10%应当在两个月后扣除,也就是应当扣除10月的而不是扣除7月份的;其次,7月份他们提出的技术问题,我们实际上都解决了。我们在补充协议中第一条就约定,补充协议以前的事情大家都不再追究,但他们依然扣除了7月份分成费的10%。”

  “他们4月份违约比较厉害,所以我们7月发出了终止合同的通告。7月份以后应当按照补充协议执行,但盛大也没有执行。9月私服问题发生后,盛大不但不再支付任何分成费,还要我们负全责赔偿他们。”

  在国内盛大曾经声称他们已经有证明Actoz和唯美德公司私自兜售《传奇》的服务器端程序。在谈到这个问题的时候,崔淇�幢硎荆骸笆紫刃孤┚�对不是我们的故意行为,虽然盛大的损失很大,但我们的损失(不但在中国而且在全球)更大。那是我们自己研发的产品,我们怎么可能拿自己的利益开玩笑?我们的态度是,如果法律判定我们应当承担责任,我们就承担,但目前没有这种说法。同时如果盛大能够确切证明他们的损失,我们也愿意赔偿。但到现在他们也没有提供一个确切的损失清单,我和他们交涉的时候,他们总是开口就说有几百万,这怎么能令人信服?”

  “目前《传奇》出现过两次泄漏,第一次是在意大利,由Actoz发现的,而且很多语言的版本都有。到目前为止我们都不清楚到底是如何泄漏的,因为黑客的事情十分难说。我们购买了保安系统我们的系统,究竟是谁、是如何获取这些程序的,现在还是不能确定,也不排除盛大进入的。”崔淇�唇樯芩担�“第一次泄漏是在7、8月份发现的,我们马上派了技术专员,进行了技术,同时还出了公函。”这次泄漏在欧洲很快得到控制,因为那边的市场比较小。

  “后来我们和意大利运营商终止了合同(原因不仅是私服还有其他运营上的问题)。盛大的合同和意大利的合同差不多,大概10多页。但是与的合同就比较复杂了,有50多页,增加了解决私服类似事件的条款。”

  “第二次是去年年底发生的。这一次不是源代码的泄漏,而是通过网上复制的。目前国际上受到黑客的责任也没有明确,我们也没有故意做,如果要我们赔偿,也可以,你拿出来,不要空口说几百万,拿出来说。我们没有发现他们的收入有减少。”

  “其实,盛大提供的分成费用一直不准确,7月突然增长了一近倍,这就说明前面的数据有问题。”崔淇�慈衔�,这是因为盛大在7月份有了更大的发展计划,所以需要比较透明的财务报告了。记者从崔淇�刺峁┑囊丫�公开的Actoz分成费清单表来看,6月份的数值为775608.95美元,而7月份的骤增到1137839.74美元。据崔淇�唇樯埽�7月的数字是被盛大扣除了10%费用以后的数字。

  “6月份其实我们一直就不信任他们所提供的财务报告,因为我们是运营公司,用户流量我们大概能够估算到。其实,仅仅让我们进入billing system,根本不存在用户账号泄密的可能。盛大方面没有理由担心用户信息被我们掌握,因为原合同当合同终止以后,盛大应当交出包括用户档案数据在内的所有数据。”记者从盛大和Actoz的第一份合同中,确实看到了相关的。

  “盛大的收入清单是恒康提供的,而恒康和盛大的关系十分紧密,所以他们出具的报考是不可信的。但当时合同约定只是由盛大提供一个可信的报告,他们在去年1月曾经提供给我一个billing system ID账号用来查看他们的实际收支,但是他们借口黑客等事情一直不让登录。”

  “9月底私服事件发生以后,看盛大公开的收入,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有很大的增长。12月初双方曾经接触,盛大提出,一、韩方承担私服的责任,二、韩方延长《传奇》的授权合同,三、韩方授权《传奇2》。我们的要求是,不能把这些事情放到一起讨论,盛大首先需要结清所有欠款,再谈其他事情。当时这个谈判我没有参加,几方都没有派有权的人去,所以未能谈成。当时我们要求Actoz中止合同,但是他们是上市公司,影响比较大,所以没有那么容易就中止。到了今年1月,合同才最后终止,这已经是第二次终止合同了。”

猜你喜欢